看见那只鬼手了吗

前言:仔细阅读前言,对更好地理解故事情节有帮助哦。(特别是加粗字体)

本期的植物故事主角是鬼针草
鬼针草,学名:Bidens pilosa L.
菊科,鬼针草属。入侵植物。一年生草本,茎直立,钝四棱形。三出叶,两侧小叶椭圆形或卵状椭圆形,先端锐尖,基部近圆形或阔楔形,边缘有锯齿。瘦果披针形,顶端有两根芒刺,芒刺上有倒刺。以黏附的方式传播种子。产中国多省区,多生于村旁、路边及荒地中。影响作物生长,传播病虫害,影响作物的品质和产量。是民间常用草药,有清热、解毒、散瘀、活血、消肿、降血压等功效。

行踪

 “等您很久了,请进。”苏小姐仔细打量着门前这个男人,打扮很干净,眉宇间却有几分凌厉。

“苏小姐,这是一点小心意,请您收下。”说着,男人在茶几上放下了几袋水果。

“先生太客气啦,说好的无偿领养,只要你好好对待我们家的小猫崽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苏小姐笑笑,起身向猫窝走去。

四只小猫被装在小铁笼里,乖巧又不安地吮吸着充满陌生人气味的空气。而一旁的母猫,龇牙咧嘴地盯着这个男人,发出不满的咕噜声。母猫知道,这个家伙不简单,因为他的身上,混杂着各种猫的气味。

“先生如果有什么饲养方面的问题,欢迎随时找我,她们就拜托你了。”苏小姐将男人送走了,母猫看着逐渐关起来的门,回想起男人身上混杂的气味,心里愈发不安。

入夜,母猫轻轻推开房门,看着熟睡的主人,她将平日最爱的鱼干玩偶叼到了主人枕头边。“我要去找我的孩子了,如果可以,等我回来。”就这么带着些许不舍与不甘的喵呜几声,她转身纵出窗外。

沿着楼下水泥路上依稀尚存的气味,母猫一路追寻,令她惊讶的是,气味指向的不是所谓的“领养之家”,而是一台小型货车。“喵呜”母猫对着紧锁的车门一声叫唤,车厢内马上嘈杂的躁动起来。她徘徊细听了好一阵,却惊然发觉,她的孩子不在这辆车里!

天蒙蒙亮,彻夜坚守的母猫,又嗅见了那个男人的味道——他来了。就在男人打开车门的瞬间,母猫钻进了驾驶室。一路的颠簸,车在清晨鸟叫的起伏中,驶向了郊外,一个寂静得发荒的村落——溪村。

原来是这里!货车停在一间木屋前。母猫趁男人不注意,飞快地蹿下车,直奔木屋。母猫发疯了似地寻找,却只发现了一些药水和针管,关于孩子,一无所获。“难道有地下通道吗?”母猫仔细嗅着因潮湿而长了霉斑的木质地板,用锋锐的爪子刨着地板间发黑的缝隙,结局还是一样,一无所获。

不知所措的母猫离开了木屋,当她正要再次潜伏在货车上的时候,有一个声音叫住了她,“你在找什么,我可以帮你。”鬼针草探出了头。

母猫警觉地嗅了嗅鬼针草,然后又轻蔑地笑了笑:“你又不能移动,怎么帮我。”鬼针草摆了摆身子:“我的种子,可以黏在动物皮毛上,当然了,人类的衣物也可以。”母猫眼前一亮,俯下身子蹭了蹭鬼针草的种子,转身又闯进木屋里。母猫迅捷如雷,将鬼针草种子黏附在男人的裤腿上,男人见到母猫,顺手拿起一旁的扫帚就是一阵扑打,想要抓住她。奈何男人一脚撞在铁桌腿上,跌坐在地上疼得嗷嗷直叫,母猫伺机逃走了。“我的孩子就拜托你去追踪了。”逃出门外的母猫喘着粗气对鬼针草说道。

这天傍晚,男人身上的鬼针草种子告诉母猫,孩子们在屠宰场,男人在屠杀猫咪,用猫骨入药!“你的孩子可能还活着,跟着货车能去到那里。”母猫一听,方寸大乱,急忙钻进了货车。

一路上的焦着,母猫的心就像个无底洞。此刻她愿意贡献出所有平生最爱的鱼肉罐头,祈求上天保佑四个可怜的孩子。然而,当母猫披荆斩棘闯进屠宰场的那一刻,她发现,鬼针草是骗子!所有运来的猫都会被直接倒进铁箱,运往机器生产线。也就是说,她的孩子在被带走的那天,已经一命呜呼了。悲痛甚至还来不及蔓延,母猫撒腿就跑,在猛烈的逃亡中,泪水顺着风揉进了傍晚渐凉的夜色里。

“先生,这次带我去城区吧。”鬼针草对男人说道。

“好,这次干得漂亮,你应得的。”男人笑着。

自鬼针草懂事以来,他只知道自己是一种“杂草”,一无所用。再加上鬼针草多生长在村庄和荒地,都市对他们来说,是一种奢望。作为人人喊打的入侵植物,他羡慕那些被供养在家里、诵读进诗中的花草,哪怕是做田地里的一颗将被吃掉的菜苗也好,鬼针草想被别人需要。他无数次偷偷黏附在从他身旁路过的动物身上,又偷偷掉进田地里,奋力地萌发用力地生长,与蔬菜们争得头破血流。终于有一天,鬼针草争夺了蔬菜们的养分,长得挺拔青油,他昂首挺胸,等待农民伯伯发现他、重用他,鬼针草幻想了一生的光荣,终于要来了!

“这些水尝起来好苦,为什么身上辣辣的。”后来,鬼针草听麻雀小姐讲才明白,那是农民伯伯给他喷上的农药。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,昂首挺胸的他被连根拔起,丢进了一旁的臭水沟里。

最后,是风将他带到了溪村,扎根在了这里。但与从前一样,他看不见外面的世界,在这座人烟稀少的村落里,绝望快要将鬼针草淹没。难道无法选择的出身,要一辈子地限制我的眼光吗?

忽然有一天,一个男人进了村,他住在了鬼针草的附近。鬼针草悉心观察男人的举动,发现男人是个药贩子,而贩卖的药也令人毛骨悚然——猫骨。鬼针草能用种子帮男人追踪许多猫的行迹,但这样一来,许多的猫就会死于非命。鬼针草的内心挣扎了许久,他害怕伤害无辜,但一回想到曾经无辜的自己、那个艰辛生长却被无情践踏的自己,他渴望的世界、他希盼的关爱、他奢求的‘被需要’,这些看似微小又沉重的稻草,最终压垮了所谓的‘良心’。正在倒车的男人,被一个声音叫住了······

男人答应鬼针草,每追踪一次猫咪,就帮鬼针草带一些种子到外面去。然而很多次过后,男人都只是将种子带到了村庄的路边。鬼针草些许愤怒,但他束手无策,男人是他看外面世界的唯一途径。

这一次,一只不知好歹的母猫来寻找她的孩子,男人这次交给鬼针草的任务很简单,不需要像以前那样追踪母猫,只需要对母猫撒谎,把她骗到屠宰场去。鬼针草心软过,当他看见母猫为了自己的孩子不顾一切时,他想到了自己的种子。但一切在鬼针草的梦想面前都是泡影,他知道母猫的孩子们早就不在了,他欺骗了这个寻子心切的母亲,自私和欲望早已霸占了他的全部头脑。

当鬼针草找男人理论的时候,这已经是男人第 48次欺骗他了,鬼针草忍无可忍地爆发,除了被欺骗的愤懑,还有伤害了无辜的悔恨。鬼针草以为情绪的爆发会换来他赢得的报酬,但没有,一切都太晚了。

男人品一口碗里的药汤:“最近抓猫弄得我身上都是伤,正好鬼针草熬汤散瘀活血。”说着,男人又看了看桌上摆着的病历单。“妞妞,等爸爸再卖完这批猫骨,就能攒够钱给你治病了。”

在城市的街道上,母猫看见了被吹落在地上的纸张,猫读不懂人类的文字,只晓得图片上的猫她曾在镜子里见过。含着泪,母猫回到了那个还温存着孩子气息的窝里。而两天不见母猫的主人,认为是自己送走了猫崽,才让母猫生气出走。来年,猫窝里又迎来了两个小生命,这一回,主人没有打算送走她们。而母猫,在新生的喜悦里,又品味了一遍绞杀的悲痛。

世间万物皆不易,万恶的背后,或许是不为人知的难以启齿的辛酸和无助。

写在最后:

希望在读完本期故事之余,读者朋友能够记住可爱的鬼针草。

最后再来温习一下鬼针草的特点吧!

(1)菊科,鬼针草属。入侵植物。一年生草本,茎直立,钝四棱形。

(2)以黏附的方式传播种子,瘦果披针形,顶端有两根芒刺,芒刺上有倒刺

(3)多生于村旁、路边及荒地中

(4)影响作物生长,传播病虫害,影响作物的品质和产量

(5)药用:清热、解毒、散瘀、消肿、活血、降血压等

排版:李刘敏

图文:方向阳

我们在花苑期待和你的下一次相见

 

《看见那只鬼手了吗》有2个想法

象牙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