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向阳

前言:仔细阅读前言,对更好地理解故事情节有帮助哦。(特别是加粗字体)

本期是植物故事主角是向日葵

向日葵,拉丁学名:Helianthusannuus

菊科,向日葵属。一年生草本植物。高1~3.5米。茎直立,圆形多棱角。叶互生,广卵形,先端锐突或渐尖,边缘具粗锯齿,两面粗糙,被毛。头状花序,单生于茎顶或枝端。夏季开花,花序边缘生中性的黄色舌状花,花序中部为两性管状花。瘦果矩卵形,果皮木质化,灰色或黑色,称葵花籽。向日葵的种子、花盘、茎叶、茎髓、根、花等均可入药,功用为平肝祛风、清湿热、消滞气。向日葵亦是重要的油料作物,其种子常榨油、炒制食用,油渣可以做饲料。

夏天是成年人的童年。

无论过去了多少年,这句话仍然在我心里刻着。

那年夏天,没有冷饮冰凉,也没有啤酒彻夜。对比起今日熙熙攘攘的灯红酒绿,我更加怀念蝉鸣星耀的对床话语。

那年夏天,所有的不幸让我束手无策,把美好都烧成了灰烬。但走过的这些灰烬,终究被后来的夏风吹散,掉进云里。

从前的夏日,最喜欢收获向日葵的那天。拽着母亲的衣角,一同跑到地里,盘腿坐下。闻着母亲身上的汗水味道,鼻子里还灌着串有太阳辣味的泥土腥。母亲用木棍有节奏地敲着花盘,轻轻一掰,就掉出满地的葵花籽。那时的我,总会兴奋地胡抓一把,尝着属于夏天的第一颗瓜子仁。

“妈妈,向日葵为什么会向阳?太阳明明那么毒辣,还每天追着他转。”当年问出的这个问题,妈妈用无奈的笑代替了回答。而后来的这些年里,我自己找到了答案。

这天中午,隔壁陈妈拉着母亲站在门口说些什么。我躲在门后偷听,前因尚未听清,只听见陈妈说:“我看见你家老鑫搂着一个女人,从桥后过去了。”

我有些惊慌,止不住地开始乱想,却又一次次地被记忆中父亲的笑脸折回: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。

后来的日子里,那些曾经拼命让自己打消念头,都成了事实。锅碗瓢盆砸得遍地,揪着头发的嘶吼声、皮肤上紫得发黑的淤血、来不及清理的烟头和酒瓶,充斥着整个家庭。

我本以为母亲会离开,可明明他那么毒辣,母亲却还每天追着他转。

嘴上抱怨咒骂着,手上还在准备饭菜;掉着眼泪擦着药膏,还默默收拾残局。一边恶语相对,另一边却对电话那头的外婆说:我不回去。

直到那次,放学回来的我推开房门,看见手上伤痕累累的母亲,还有角落遗留的几滴血迹。一个绝望到深处的人拿起刀伤害自己,直到这里,我才明白,母亲真的需要放手了。

在我13岁那年,妈妈带着弟弟离开了父亲。我就这么倚在房门上,看着衣柜里逐渐抽空的外套、鞋柜里少了双同款的粉色拖鞋,还有那个出门前尚牙牙学语的弟弟,无邪地挥着手跟我道别。

后来,我再也没有去过那片向日葵地,也再没听过母亲敲打花盘的声音。

我总是期待假期,就像酒鬼对酒的渴求一般。因为只有在假期,我才可以见到母亲。虽然后来弟弟有了另一个“姐姐”,但他大抵还是记得我。都说小孩子的玩具太过珍贵,珍贵到是孩子的全世界,很庆幸,他总将最爱的玩具交给我照看。

我也好想做你们的全世界。

可我不能。

再过几年,我一个人到城里读书。因为路途与家境,回家成了奢望。当所有人满心欢喜期待假日,对我来说却是折磨。每每整栋宿舍楼只剩下我这一处微弱的灯光,我就能想象阖家团圆的温馨。

天冷的假期,宿舍便再无热水,一个人洗着冷水不停哆嗦。下楼路过关门的食堂,低头看看怀里的泡面,每个夜晚胆战心惊地跑下床铺熄灯。也忘不了高考前,羡慕地看着别人父母送来的饭菜,低头看着自己碗里零星得可怜的饭菜,偷偷落泪。

那时的我心思难揣,别人给的好,在孤独的洗礼下竟让我觉得更加苦涩。最难忘那个中秋的凌晨,接听宿管阿姨打来让我照顾好自己的电话。这样暖心的问候,在自己的声声答应里,竟觉得有一丝对自己的嘲讽。高烧40度,因没有监护人陪伴去医院,只能吃着校医的药继续上数学课,看黑板上些许扭曲的老师和公式,还与同桌玩笑打闹。重感冒卧在床,吃着班主任匆匆为我送来的水果和药,眼泪竟然也就这样和着水喝下去。练舞扭伤脚,也只是抹点药油草草了事。端午节那天中午,握着班主任送来的温热的粽子,竟特别怀念妈妈的饭菜。

那段时间,忽然就猛地一直流鼻血,朋友担心我得了白血病,催促我去看医生。但和以前一样,我还是自己一个人。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去医院,一个人怀着忐忑的心情面对,一个人开始对未来胡思乱想。幸好最好,我笑着舒了一口气。

毕业时,所有学生在台上接过家长送的花束,只有我独自慌张,我该怎样掩饰双手空落的尴尬,我也知道没有希望。

忽然,一束花递到我的面前,我下意识躲开,但那束花却一直朝着我。

嘴角刚要上扬,却随着头的抬高下坠。

朋友的母亲笑着说:“我们不会忘了你,快拿着。”

泪水决堤、无限感动的同时,我知道自己无比心酸。

 

母亲是我记忆里的向日葵,我一直在想,也许与母亲一样,我也是一颗向日葵。

孤独是那么毒辣,我却一直围着他转,努力突破这道孤独筑成的围墙。

可直到如今自己成家立业,也改不掉窗台上养着一盆向日葵的习惯。

我不愿与别提起太多自己的故事,毕竟敢于掀开一个人的秘密,就必须有力量承担她的命运。可后来逐渐明白,自己需要掀开自己的秘密,突破围墙后,才能向阳。所有的禁锢与束缚,都要为了自己去打破。

童年夏日的那个问题,在灰烬飞散的这天终于有了回答。

原来无人知晓的独自生长,就是诚恳的自由。

为什么向阳?

为自己生长。

文稿:方向阳

编辑:李刘敏

我们在花苑,期待和你的下一次相见

《为什么向阳》有5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